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子旸的博客

为了自由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成员(www.impencil.org)。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低待遇不等于低人权  

2010-04-14 10:4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有许多弊端和缺陷,但中国的改革开放确实取得了真实和巨大的发展。数亿人的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许多人过上了改革开放以前做梦也想不到的生活。可是,却有越来越多论者,把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归因于“血汗工厂”“低人权”“残酷剥削弱势群体”等原因。这种观点,看起来极富批判性,是对现实的冷静分析,貌似深刻,实际上却犯下了根本性的错误,不但歪曲了历史和现实,还为改革的继续深化制造出极大的障碍。

 

在这里,我用“发展来自低人权”概括这些论者的核心观点。在这些论者看来,中国因为政治方面的原因,可以无视许多社会成员的人权,于是,可以大幅降低生产成本,经济因此取得了长足发展。这种无视人权的发展生产,是正常国家无法效仿的。因此,其他国家在经济发展上被中国甩在了后面。一言以蔽之,“中国模式”就是以低人权换取经济发展。这种模式非常可憎和邪恶。

 

但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上述论者指责的“低人权”,大致包含两个方面:一是劳动者的低待遇;二是社会成员的合法权利被大量侵犯甚至剥夺。

 

第二个方面,我承认是低人权的表现。但第一个方面,并不是低人权。低待遇不等于低人权。

 

所谓低待遇,又可以细分为两个方面:劳动强度大、劳动收入低。那么,为什么这种低待遇不是低人权呢?

 

我最初接触到奥地利学派学者的著作时,非常兴奋,经常彻夜读米瑟斯、哈耶克、罗斯巴德等人的著作。盛夏时节,我在房间里冒着酷暑(我的房间那时还没有空调)读哈耶克。其他人都被炎热弄得困倦不已,我却独自在台灯下读书。现在找出那些书来,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当时阅读的部分。那些书页都皱巴巴的。读书时因为炎热,我头上的汗水不断滴下来,手上的汗水也沾到书上,把书页都弄湿了。

 

书页上还有很多可疑的斑点。那是小虫子的尸体被挤扁以后的样子。炎夏之中,蚊虫甚多,逐灯而来,我不胜其扰,遂在书上将之就地处死,结果留下了点点斑痕。

 

这种样子,在别人看来,无异于苦役,但我却感到极大的满足和愉悦。虽然没有任何收入,既然乐此不疲。那时的我,可算是真正的辛苦劳动和收入低微了。

 

但我想,不会有人说当时我的人权被大大压低了。实际上,许多批评中国“发展来自低人权”的学者,虽然我认为他们的观点是错误的,但我也相信他们都是认真刻苦的学者,多半也有过和我类似的苦读苦思苦研的经历——应该比我更刻苦。

 

按照他们的观点,我和他们都是低人权的受害者。应该有人,或许是某位政府官员,出面禁止我们如此苦读。如果没有官员这样做,那是他们的失职。如果没有这样的政府部门,当局应该拨款成立一个,以便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提高我们的人权水平。

 

这种说法当然荒谬不堪。人们会说,你们刻苦读书,是自愿的,这和人权无关。很好,我要的就是这句话。

 

那些在所谓“血汗工厂”中辛苦工作的工人难道不是自愿的吗?难道工厂老板用暴力禁止他们离开工厂吗?如果没有暴力禁止离开的话,读书人和工人的行为有什么本质不同吗?

 

如果因为我的刻苦读书是自愿的,于是就和人权无关,那么,这些工人自愿到工厂中努力工作,为什么就和人权有关呢?我一个人自愿刻苦读书和人权无关,工人和他人自愿协作刻苦工作,为什么就和人权有关呢?

 

有人会说,工人不但工作辛苦,而且收入微薄。呵呵,我读哈耶克的收入为零。实际上,我还要自费买书,经济收入可说是负的。工人至少不用自费购买生产工具。

 

那些学者呢?我估计,他们的收入也不算高。在许多人眼中,这种收入水平完全是微薄的,是不堪忍受的。那么,“许多人”是不是就应该呼吁政府禁止学者刻苦研究呢?要知道,这些学者是一直在呼吁政府禁止工人刻苦工作的。

 

还会有人说,你们刻苦读书研究,是兴趣使然,而工人可没有什么兴趣在流水线上忙碌。或许是吧,但有没有兴趣和人权有什么关系?没有兴趣和非自愿,差着两万八千里呢!再说,工人也不见得就没有兴趣在工厂中工作。许多当年的打工仔就是通过基层的艰苦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然后独立开办了自己的企业,成为成功的企业家。这种“干中学”和我读奥地利学派有什么不同?不同之处可能就是他们的经济收益更大。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许多人出生在并不富裕的家庭。他们的起点很低。对于许多来自偏僻乡村的劳动者来说,进入到工厂中工作,不但收入水平大幅提高,还因此增长了见识,学到了知识。

 

他们在工厂中工作辛苦、收入微薄,这是我们可以看得见的。而我们看不见的,则是如果他们不进入工厂,收入几乎为零。在偏僻的乡村,生活基本看不到希望,宝贵的生命和时间只能白白地空耗。有劳动能力的人,走出乡村,谋取更好的生活,这分明是人权得到保障和提高的表现,怎么会被称为“低人权”呢?

 

我在盛夏挥汗读书,一些朋友颇为不屑,讥笑我为书呆。工人在工厂为了更好的生活努力工作,一些学者也颇为不平,认为他们的人权低了。好在我的朋友们没有强制力,他们不能强行阻止我读书。可叹的是,那些学者颇有影响力,在他们的鼓吹和号召下,不少强制力介入进来,强行阻止工人们为更好的生活努力。据说,只有这样,工人们的人权才会得到保障和提高。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学者们不想有人半夜闯进他的书房,强行终止他读书,把他拖到床上去睡觉,不希望有什么“学者权益保障部”的官员颁布强制性的熄灯令,强迫他们休息,那他们就理应也不呼吁政府闯入工厂,强行终止工人的工作,不同意什么劳工权益保障组织颁布强制性的工作条例,强迫工人放弃努力。

 

工人和学者,在人权方面是平等的。难道那些批评工人人权低的学者不承认这一点吗?

  评论这张
 
阅读(220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