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子旸的博客

为了自由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成员(www.impencil.org)。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危机系列谈(三十三)附:那些死去的白种男人  

2009-07-29 09:1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三、附:那些死去的白种男人

商业周期理论,正式的名称是米瑟斯-哈耶克商业周期理论(Mises-Hayek theory of the bosiness cycle),成形于1920年代。他们二人在创建这个理论上的贡献尤其重大。商业周期理论是奥地利经济学派的核心理论之一,是奥地利学派和其他经济学派的重要区分。

虽然民族主义者会感到有些沮丧,但事实就是如此,世界上最伟大、最重要观念的创造者,他们都属于同一群人。这群人的特点是:死去的白种男人。商业周期理论也不例外。不过,世界上一些最糟糕、最危险的观念也是由这群人创造的。

以下列出的死去的白种男人,是商业周期理论的先驱和创造者。感谢他们伟大的头脑揭示出商业周期这个深刻而内在的规律。他们不仅帮助我们更深入了解市场经济,还帮助我们更深入理解人性的本质。

当然,为商业周期理论做出贡献的不只是只有这几个人。几代奥地利学派学者都为此付出了努力。对商业周期理论的深入研究仍在进行中。最新出版的一些大部头作品有待翻译成中文。

商业周期理论并未被经济学主流所接受。从最近的舆论来看,许多经济学家对这个理论甚至一无所知。这或许是因为商业周期理论存在理论上的不足,或许是因为相关的实证研究还不充足。其实,从实用的角度来说,商业周期理论有可能发展出一套全新的投资和风险控制机制。率先实现这个设想的人,将得到丰厚的经济回报。

期待着伟大的头脑继续在这个世界中出现。

萨伊

 Jean-Baptiste Say, 1767~1832,法国人。法国是个思想非常左倾的国家,是好几种重要左翼思想的发源地,但也有萨伊、巴斯夏、托克维尔、雷蒙·阿隆这样优秀的自由主义者。

萨伊其实是凯恩斯之前的主流经济学家,也算一代宗师。萨伊定律影响了无数人,成为他们理解经济世界的基础思想。这种真知灼见后来被凯恩斯主义所否认,并被人们遗忘。

对于经济学来说,新的理论并不见得就是好的理论。萨伊定律是最古老的市场经济理论之一,但现在确实很有“返回萨伊定律”的必要。

奥地利学派可能是目前唯一坚持萨伊定律的经济学派。在重视储蓄、强调生产、主观效用等方面,萨伊定律都和商业周期理论有密切的内在一致。

门格尔

  Carl Menger(1840-1921),奥地利学派的创始人。不过,他写作的时候认为自己就是主流的经济学派,而不是什么奥地利学派经济学。

门格尔非常热爱经济学,他的写作经常在精神亢奋的状态下进行。他说过,如果有七个儿子,他都会送他们去学经济学。

能够找到的这张门格尔照片,不太符合他本人的社会地位。这张照片更像一个俄国苦役犯,还留着俄式大胡子,仿佛是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的人物。门格尔是奥匈帝国王储的老师。社会地位很高。

不过,门格尔晚年的情绪倒很符合照片传递的信息,他亲眼目睹十九世纪的自由逐渐被侵蚀、被破坏,并因此预言人类将进入一个混乱、战争和道德退化的可怕境地。他的预言在二十世纪都变成了现实。可怜的王储可能受到老师情绪的传染,1889年自杀身亡。

《国民经济学原理》出版于1871年,并不厚,读起来似乎也并不难,但其实内容非常厚重,几乎每一章都在以后发展成经济学的一门学科。而且,虽然出版已经很久,但并不仅仅具有思想史的价值。当代的奥地利学派仍然不断从这本书中汲取知识。

门格尔的生产结构理论,是商业周期理论的基础之一。

庞巴维克

Eugen Bohm-Bawerk(1851~1914),门格尔的学生,奥地利学派的第二代人,在他那个时代,奥地利学派仍然没有形成独立的门派。庞巴维克等人仍然认为自己属于主流经济学派,研究的就是经济学,而不是什么奥地利学派经济学。

庞巴维克最重要的著作是《资本与利息》,其中第二卷为《资本实证论》。本系列文章的一部分知识就来自这本书。在经济学史上,庞巴维克头一次系统地提出了利率产生于不耐,解决了长期困扰经济学的利息问题。庞巴维克的原创性非常显著,难以企及。

庞巴维克的书驳倒了马克思的《资本论》。实际上,《资本与利息》就是为此而写的。庞巴维克曾经说过:马克思主义所以流行,是因为反对者的水平太低。于是,他这个高手就出马了。果然有效。《资本与利息》面世以后,《资本论》就写不下去了,到最后也没有完成。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庞巴维克以后,马克思主义就已经破产了。马克思主义的继续存在,只能从精神病学和社会学的角度进行探讨,从经济学角度继续探讨马克思主义已经没有意义。

庞贝维克在奥地利学派中的独特性是:他是少数研究宏观经济学的奥派学者。奥地利学派,从根本上否定宏观经济学,认为宏观经济学是伪科学。他们认为,经济分析只有从微观和主观的角度才有意义,但庞巴维克的理论是标准的宏观分析。

据说,门格尔认为,庞巴维克“犯了伟大的错误”。尚未见到更进一步的论述。不知门格尔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庞巴维克在门格尔生产结构理论的基础上,发展出迂回生产概念。迂回生产和利率理论是商业周期理论的两大基础。

米瑟斯

Ludwig von Mises(1881-1973)是庞巴维克的学生。虽然不是创始人,但米瑟斯是奥地利学派的真正“教主”,一生著述颇丰。

米瑟斯关于商业周期理论的著作《货币理论及货币流通研究》(原著是德文,英文书名为《货币和信贷理论》)的中文译本已经翻译完,但尚未出版。在这本书中,商业周期理论的基本内容已经具备。

米瑟斯和德国历史学派就方法论等问题展开了长期争论,并提出了著名的经济学先验方法论。当时,德国历史学派居于学术主流地位,他们轻蔑地把米瑟斯等人称为“奥地利学派”。这个起初带有轻蔑意味的名称后来就成为这个学派的正式名称。

1920年代,米瑟斯和哈耶克一直预言美国正在进行的信贷扩张将导致经济危机,当然,他们不能预测危机爆发的准确时间。其他人根本不相信这个预言。危机的爆发证明了奥地利商业周期理论。奥地利学派因此声名大盛。

人们蜂拥来到米瑟斯哈耶克那里,求教危机对策,得到的答案仅仅是自由放任,让市场自发调整。这确实是最佳的危机对策,但人们显然想听到更积极的干预政策。“政府总得干点儿什么”。

米瑟斯们当然不可能提供什么积极的干预政策,那等于他们自我否定。但凯恩斯主义却提供了。也因此,凯恩斯主义成为主流。奥地利学派则被边缘化。

也许我们应该思考一下,一定是那些总能拿出“办法”的经济学才是好的经济学吗?经济学必须参与改造这个世界吗?经济学就不能局限于认识和解释这个世界吗?

米瑟斯以性格倔强著称,“眼里不揉沙子”。早年在欧洲,因为银行不保证按照他的建议改造金融体系,他就拒绝出任收入丰厚的银行董事会成员职位。在自由主义团体“朝圣山学会”的一次会议上,他曾怒斥米尔顿·弗里德曼等人为“一群社会主义者”,然后跺脚而去。

除了商业周期理论以外,米瑟斯的理论贡献还有社会主义经济计算问题。这又是一次大辩论的内容——奥地利学派的历史,基本就是和对手进行辩论的历史。他指出,因为排斥了价格信号,所以,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无法进行经济计算,无法比较不同投资之间的优劣,无法作出合理的经济决定。因此,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是无法维持的。这是对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致命攻击,是否定计划经济的三种理论武器的第一种。

二战中,犹太人米瑟斯来到美国,但始终没有在美国大学中得到正式教授席位。罗斯巴德将此痛斥为美国学术史的最大污点。确实如此。不过,虽然米瑟斯在美国没有得到学术界的支持,但也没有遇到任何干扰。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开办自己的私人讲座,并从支持他的私人基金那里得到收入。

米瑟斯、哈耶克等人在二战中来到美国,也就把奥地利学派及其传统带到了美国,并在美国成功地培养出罗斯巴德等新一代奥地利学派。现在,奥地利本国已没有奥地利学派。奥地利学派在美国。最重要的奥地利学派研究机构是位于美国的米瑟斯研究院。

哈耶克

 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1899-1992),米瑟斯的学生和同事。在米瑟斯研究的基础上,哈耶克对商业周期理论进行更深入系统的研究。

据说,哈耶克是1990年代以来对中国影响最大的西方知识分子。他关于商业周期理论的代表著作是《物价与生产》,是他在伦敦经济学院的演讲稿结集,出版于1930年代。商务印书馆很早以前出版过中文译本,现在从网上可以下载到。

在《物价与生产》中,哈耶克提出了著名的“哈耶克三角”,对迂回生产结构进行了直观的描述。“哈耶克三角”已经成为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基础知识之一。

1974年,哈耶克凭借商业周期理论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也是在这一年,奥地利学派重新开始振兴。

哈耶克终生致力于批判凯恩斯主义。不过,在《物价与生产》之后,他的研究重点就逐渐从商业周期理论和经济学转向了更广泛的法治、宪政研究。同时,哈耶克和米瑟斯之间,也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分歧。当然,这丝毫也不影响他们二人的私人关系。

哈耶克早年曾经和芝加哥大学的弗兰克·奈特等人展开论战,芝加哥学派的人受到他们的导师奈特的影响,一直在学术上不接受哈耶克。哈耶克在芝加哥大学没有得到经济学教职,只得到社会学教职。哈耶克的货币理论遭到了货币主义的米尔顿·弗里德曼的反对,甚至是嘲笑。晚年,哈耶克对他的货币理论没有得到学界重视而感到遗憾。

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哈耶克评传》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哈耶克传》是了解哈耶克生平和学术思想的很好著作,推荐阅读。

费雪

 Irving Fisher(1867—1947),对于奥地利学派来说,费雪是个有些矛盾的人物。一方面,费雪的利息理论和庞巴维克一脉相承,并且,大大深化了庞巴维克的利息理论。费雪的《利息理论》也是原创性难以企及的著作。并且,这本书似乎终结了利息理论。费雪之后,想在利息理论上再做研究,不太明智。

但费雪同时又是政府干预市场的积极支持者。奥地利学派学者因此对费雪多有批评。罗斯巴德就在《美国大萧条》中多次列举和批评了费雪鼓吹政府干预市场的举动。费雪对于商业周期理论也并不赞同,事实上,1929年大萧条前夕,费雪还公开表示市场稳定。这个表态对费雪的学术威望损害不小。费雪也因此投资失败,据说损失了几百万美元。

费雪的利息理论是经济学最重要的理论之一。商业周期理论也可以从中得到支持。而且,后来费雪还著有《100%的货币》,观点符合奥地利学派的货币理论。

《利息理论》有很好的中文译本,译者陈彪如先生是优秀的经济学家,在国际经济学和货币理论上都有很深造诣。没有读过这本书的人,不能说自己懂经济学。

罗斯巴德

 Murray Rothbard(1926-1995)是我最喜爱的思想家和经济学家,虽然我并不赞同他的彻底无政府主义观点。

如果说米瑟斯之于奥地利学派,好象马克思之于马克思主义,那么,罗斯巴德就是奥地利学派的列宁。他不仅进行学术研究,还身体力行地推动了美国的自由主义运动,影响和改变了千百万普通人的思想,让他们加入到争取和保卫自由的行列。他不仅是一个杰出的学者,还是一个绝不妥协的斗士。

罗斯巴德的《美国大萧条》用商业周期理论解释了1929年美国的经济危机和随后的大萧条。这本书的第一章是理论部分,介绍了商业周期理论。本轮经济危机发生以后,中译本出了新版。这倒和英文本的命运类似。该书的英文本差不多就在每次经济危机时再版。不过,仅仅看这本书很难理解商业周期理论。一章的篇幅太短,对初学者来说太简略了。

虽然商业周期理论主要是米瑟斯和哈耶克的学术贡献,但罗斯巴德也有创新,比如关于调整期通缩的正面作用等等。

罗斯巴德不但从米瑟斯那里继承了知识和理论,也继承了米瑟斯的倔强,甚至发展为极端和偏激。他的偏激,即使在美国那样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里,也往往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比如,他主张父母有拒绝赡养儿童的权利。他主张立刻、彻底、全部地废除国家,转为无政府状态。

理论上,罗斯巴德对米瑟斯、哈耶克、以赛亚·伯林、诺齐克等自由主义大师都有批评,指出他们理论的不彻底性。米瑟斯和罗斯巴德的个人气质,深深影响了当代的奥地利学派。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罗斯巴德最吸引我的是,他赋予自由主义理论以强烈的道德意义。一般来说,反市场的左翼人士往往愿意抢占道德制高点,自称道德使者或者正义在手。许多自由主义者对此并不热心,他们满足于以效率论证自由。其实,自由包含着最大的道德。无谓地放弃道德诉求,不但是理论的不完整,而且,在争取公众支持方面也非常不利。

关于商业周期理论,罗斯巴德除了有自己的创见以外,还评述和批驳了其他经济学派关于经济危机的理论,包括凯恩斯主义的、熊彼特的、货币主义的等等,指出了其中的错误。这对于读者深入理解商业周期理论很有助益。

 

除了这些死去的白种男人,奥地利学派以外的一些经济学家——去世的和在世的,各个种族的——也很重要。虽然他们中的许多人并不完全赞同商业周期理论,甚至有人明确反对,但他们的理论同样致力于理解经济世界的规律和人的本性。我深受他们的影响,其影响之深,已经到了难以分辨的地步。他们的理论已经融入我的基本观念之中,只有在重读他们的著作时,我才能意识到,原来某个知识是当初从这里学到的。

他们是:亚当·斯密、李嘉图、巴斯夏、罗纳德·科斯、米尔顿·弗里德曼、加里·贝克尔、阿尔钦、巴泽尔、雅赛、大卫·弗里德曼、大卫·鲍兹、马克·斯库森、张五常、薛兆丰。他们的著作都有中文本,市面上可以买到。

 

好了,写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8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