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子旸的博客

为了自由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成员(www.impencil.org)。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这样拙劣的媒体不值得同情  

2006-08-31 11:30:24|  分类: 学习经济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样拙劣的媒体不值得同情

  因为时时刻刻面临着众所周知的压力,中国媒体几乎都具备一种能力,那就是知道“正确的”态度是什么。这几乎是中国媒体面临的唯一重要的问题。只要选对了立场,其他的事情不重要,大致差不多就可以了,甚至差多一些也不要紧。只要是站在正确的一方,怎么做都是对的。“态度决定一切”!

  而在眼下,抨击资本家的贪婪,对受到资本家残酷剥削的弱势群体施展关爱,当然既正确又安全。甚至可以不管弱势群体是否欢迎,是否需要。

  正是因为这种工作习惯,中国媒体的报道水平是很有限的。记者们往往不耐烦深入细致、不辞辛劳地掌握第一手材料,也不耐烦加强专业领域的研习以提高自己的分析水平。他们要做的就只是找到正确又安全的立场,然后堆砌一些词汇,组织一些煽情,就完事大吉了。

  媒体当然应该有充分的报道自由,只要不是基于恶意和故意,也应该允许媒体犯事实把握上的错误。但这种错误必须以不造成严重的后果为限度。一旦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受害者当然有权力索取赔偿。在这方面,媒体并无任何法律上的豁免权。这和新闻自由无关。

  在目前的舆论环境下,把一家企业指责为残酷剥削劳工的“血汗工厂”,必将会对企业的形象和无形资产造成严重的损害。对于一家主要生产日常消费品的大型企业来说,这种指责甚至有可能是致命的。因此,媒体在进行这样的报道时,理应尽可能收集各方面的证据和观点,审慎核查所有的线索和证据,反复仔细地研究报道的内容,这样才是应有的对公众和被批评者负责任的做法。

  而在富士康案中,第一财经的记者根据一些捕风捉影的传闻和个别员工的言论就写出了严厉的批评文章,对明显的反面证据,如苹果公司的调查报告视而不见,文中充满了无根据的推理和想象,确凿的数据却少之又少。当然,结尾照例是一段莫名其妙的文学性抒情。

  这种低水平的报道,假如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也就罢了。但现在,富士康公司确实因此受到了舆论的广泛抨击,几乎成为“血汗工厂”的典型。我认为,我这种情况下,富士康公司有权力,也有必要维护自己的形象,对那些不实之词进行澄清。

  而3000万的索赔额度,很难说是过分的。对于几十万人的大公司来说,企业的整体形象受到严重破坏,因此而蒙受几千万、甚至上亿的损失是完全有可能的。受害者的损失和加害者的赔偿能力没什么关系。

  至于富士康控告记者个人,这无疑是原告的权利。原告当然会倾向于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情况。这无可厚非。在这里进行关于记者报道是否属于职务行为的争论,十分奇怪。一向都是在雇主和雇员之间展开这种争论,以澄清某个行为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雇主和雇员之间如果就此没有争议,难道其他人会就此纠缠不清?

  明显的事实是,假如第一财经认为报社应该是被告,现在就可以把自己“视同”被告。具体的做法包括:立即由报社出资为记者聘请律师和支付其他相关费用;记者因为诉讼导致的一切经济损失均由报社赔偿;一旦败诉,所有的赔偿也均由报社承担。要知道,无论是富士康也好,法院也好,并无任何能力阻止第一财经去这样做。

  富士康公司本来可以寻求法律以外的手段来解决问题,制服媒体。国内一家大型的食品公司,生产的饮料曾经出现严重的质量问题。某北京的重要媒体进行了采访,想要报道。但该企业在记者返回北京以前先行进京,成功地动员起政治资源。待记者返京时,禁止报道的命令赫然在案。

  富士康没有选择这种黑箱手段或其他下三滥的办法,而是把争议提交公开的法院裁决,也就是说,富士康愿意以证据和法律作为解决争议的根据。我认为,这是唯一正确的办法。难道要求企业忍气吞声,逆来顺受吗?第一财经想要怎样解决争议,靠网上的舆论吗?或者他们认为自己享有不被控告的特权?

  实际上,即使是在新闻自由的社会,媒体上法庭应诉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大多数媒体都为此有着充分的准备。这不仅仅是花钱聘请高水平的律师,更重要的就在于报道内容一定要可靠,同时,还保留大量的相关证据,以在可能的诉讼中不败。正是因为媒体有这样的充分准备,在事实上形成了媒体的某种法律豁免权——因为很少有人可以在证据方面抓到媒体的把柄。

  这方面的典型例子是一家英国的报纸。当时发生了一起种族谋杀案,几个白人青年残忍地杀死了一个黑人青年。可是,在法庭上由于证据不足,谋杀起诉不成立。几个凶手被认定无罪。在严格执行无罪推定的英国,这种判决是很令人无奈的。但那家报纸不肯就此罢休,在次日报纸的头版印上几个凶手的大幅头像照片,并以显要的标题写出:他们就是凶手!同时报纸声明,欢迎那几个白人青年以诽谤罪来起诉报社,报社奉陪到底。

  那几个凶手因为心虚,自然不敢起诉报社。他们可不想再把自己的暴行放到公众之前接受新一轮的审视。

  也许中国媒体很向往这家英国报纸所享有的空间。不过,这种空间是靠着扎实的报道和充分的准备赢得的,不是草率粗疏的报道所能创造出来的。媒体最大的力量就来自于公信力和权威性。而第一财经这样的媒体,依靠如此不负责任、单纯追求轰动效果的报道,是不可能获得真正的公信力和权威性的。

  这样的媒体受到一些挫折,不是什么坏事。这样的官司打上几起,中国的媒体才能逐渐学会认真负责的职业态度,并愿意在这方面投入资源,毕竟,中国媒体不能永远靠着“站稳立场”混饭吃。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