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子旸的博客

为了自由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成员(www.impencil.org)。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键盘的故事  

2006-11-26 10:0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你手边有计算机的键盘,那么请看一下。空格键的上方是三行字母键,其中左上角的几个字母依次是QWERTY。这很可能是你能够买到的唯一一种键盘。根据这种字母排列顺序,这种键盘被称为QWERTY键盘;因为这种键盘已成为事实上的标准键盘,所以它又被称为通用键盘。
 
  看上去,这种键盘的字母排列完全没有规律,没有专门学过打字的人往往需要看着键盘才能使用。这当然很不方便。那么,为什么要坚持这种莫名其妙的字母排列方式呢?为什么不采取一种更有规律的排列方式呢?比如按照字母顺序进行排列。那样岂不是可以很容易地就实现目前需要训练才能达到的“盲打”吗?
 
  早就有人想过这方面的问题。不过,他们经过研究以后发现,按照字母顺序进行排列不是一种好的方式。应该按照字母的使用频率进行排列。首先,要把使用频率较高的字母放在中间,因为食指是最灵活的;其次,左右手的负荷最好相差不大,假如把那些经常使用的字母都放在一侧,不免会造成一手忙一手闲的局面;第三,最好尽可能频繁地实现左右手和不同手指之间的交替,使得各个手指能够轮换使用,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节省时间,减少疲劳,提高打字的效率。
 
  直接按照字母顺序排列的键盘显然不会恰好满足这些要求,所以,高效率的键盘一定是精心设计的结果。那么,QWERTY键盘怎么样呢?
 
  一个广泛流行的说法是:QWERTY键盘当然不是一种高效率的键盘,甚至可以说,这种键盘就是以低效率为设计目标的。为什么这么说呢?QWERTY键盘是从机械打字机那里继承而来的。机械打字机的工作方式是通过按键驱动一个个长柄杆,长柄杆的头部是字母,头部像盖戳一样扣在纸上,这样实现了打字。由于初期的机械加工水平较低,如果打字速度过快,一个个长柄杆就会飞快地抬起落下,其间就很难避免缠在一起,导致打字机无法使用。因此,要通过混乱的键盘设计使得打字员无法快速打字,以尽量避免机械故障。
 
  可是,随着机械打字机技术水平的提高,后来已经可以避免长柄杆缠在一起,不需要限制打字员的速度了。而对于计算机键盘来说,打字速度则是越快越好,根本无须考虑机械方面的问题,但是,这种导致低效率的QWERTY键盘设计却一直流传了下来。看来这是一件很令人遗憾的事情。
 
  针对QWERTY键盘的低效率,早就有人精心设计了一种新的键盘,名为Dvorak键盘。Dvorak是这种新型键盘发明者AugustDvorak的名字。他在1936年取得了这种键盘设计方案的专利。这种键盘又被称为Dvorak简化键盘(DvorakSimplifiedKeyboard),简称DSK。二战期间美国海军的实验表明,DSK比QWERTY键盘的效率高得多。虽然因为转换,需要付出一些培训成本,但可以在短短十天的使用中通过效率的提高收回培训成本。
 
键盘的故事 - ipencilli - 李子旸的博客
 
  当然,我们都知道,最终占据市场的还是QWERTY键盘,不信就可以去中关村看看。重要的是,键盘的使用完全是市场自发运转的结果,并没有发现政府干预的情形。似乎可以得出结论,至少这个问题上,市场的自由运转没有产生高效率,反而被困在了低效率的局面中不能自拔。这看来一个市场失灵的典型例子。
 
  在键盘的问题上市场为什么会失灵?或者说,在人们自由选择的条件下,为什么一种更优的标准没有被最终采用?对此的正式解释是:即使新的标准优于旧的标准,但是由于旧标准的使用者数量众多,少数尝试着使用新标准的人会发现自己将付出过大的成本。比如,即使一个打字员熟练地掌握了DSK,并且有着更高的打字速度,但他在充满QWERTY键盘的办公环境中也没有用武之地。而冒险生产DSK的厂商面临着同样的困境。虽然他们的产品更好,但是绝大多数QWERTY键盘的使用者因为不愿意落到这个打字员的境地,所以不会选择它们的产品。理论上,QWERTY键盘的使用者可以彼此约好,同时转向更好的DSK。但这种情形仅仅存在于理论上,在分散的市场中,大量使用者彼此协调一致,成功实现同时转向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交易费用太高。这种解释符合科斯的交易费用理论。概括来说,一个已经确立的标准对挑战者拥有持久的优势,除非市场之外的某种力量介入,这个难题无法解决。这被称为网络效应。要想克服网络效应,可能只有由政府出面,实施某种善意的强制,强行推广新的更优标准——DSK,这样才可以使得整个社会摆脱不能自拔的低效状态,实现更高的效率。
 
  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一般都否认市场失灵现象的存在,但是,面对键盘的例子,看来他们不得不承认,市场确有失灵的时候。
 
  但事情真的是那样吗?在接受流行的故事及其结论以前,我们最好先仔细看看这个故事中的要点,并用严谨的研究和历史的真实情况进行检验。
 
  这个故事中的要点包括:
 
  (一)由于经过精心的设计,DSK在效率上确实优于QWERTY键盘;
  (二)美国海军对两种键盘在培训成本和使用效率等方面的对比实验证明了这一点;
  (三)由于旧标准的优越地位和网络效应,新标准在分散的市场中没有机会与之展开有效的竞争,而假如新标准有机会进行这种竞争的话,它本来是很有机会胜出的;
 
  对于第一个要点,严谨的人体工学研究得出的结论是,DSK的优势要么很小,要么根本没有。根据前面说过的三条键盘设计原则分析,相比于DSK,QWERTY键盘在前两项上稍有劣势,并不大,但对于最重要的第三项——尽量实现各个手指之间的轮换,QWERTY键盘当初由于需要解决机器问题而不得不把连续打击的监禁两分开放置,恰恰无意中满足了这一项的要求。更重要的是,深入的研究表明,打字这一行为远比想象的更为复杂,并不是仅仅受到上述三个原则的影响。打字速度受到打字员大脑的影响远远多于受到手的运动速度的影响。仅仅更换键盘并不能保证一定提高打字速度。人体工学研究可以排除某些明显影响打字速度的键盘设计方案,但并不能明确指出某种最优的键盘设计方盘。
 
  而那个著名的美国海军实验则更经不起检验。检视相关证据的研究者发现,DSK的发明者和专利持有者Dvorak原来就是海军的一位首席专家和少校,而那个实验正是在他的主持和指导下进行的。更重要的是,实验设计的所有方面都是有利于DSK的,并不符合统计学的要求。在接受实验者的选择上,在实验数据的收集上以及在实验内容的全面性上,美国海军的这次实验都存在着明显的漏洞。这个被广泛传说的实验实际上是完全不可信任的。
 
  除了这个实验不可信任以外,实际上,当时也不是仅仅只进行一次实验。对两种键盘的对比实验在其他场合还进行了多次。不过,这些实验的结果都只能证明,DSK根本没有其支持者所说的那种优势。它所能提供的效率,QWERTY键盘都能同样达到,也许更好。不知为何,这些不利的实验都被那些指称市场失灵的经济学家所忽略。在他们的论文中,永远都是只提到那次海军的实验。
 
  QWERTY键盘的专利建立于1868年。1873年,雷明顿公司购得了这项专利,并开始了打字机的商业生产。1888年进行了一场著名的打字比赛。世界上第一个掌握了快速盲打技术的人——弗兰克·麦谷瑞赢得了比赛的胜利。流行的说法是,麦谷瑞偶然地选择了雷明国打字机,于是,QWERTY键盘就此确立了优势地位。而且,这种地位一旦确立,就由于网络效应的存在而再也无法动摇了。
 
  可是历史的真实情况并非如此。在打字机发展的早期,竞争以各种方式激烈地进行着。市场上存在好几种键盘设计方案。雷明顿打字机及QWERTY键盘存在着大量的竞争者。而且,在19世纪80和90年代,由于专业打字员还很少,那时的打字机制造商往往在销售的同时还提供培训打字员的业务。也就是说,同时提供人员和机器。显然,这时如果有更好的键盘设计方案,如果QWERTY键盘真的那么糟糕,其他键盘标准完全有脱颖而出的机会。事实上,人们也一直在不同的键盘设计方案之间进行比较和选择。为了配合这种选择,需要尽可能降低转换键盘时的成本,可以更换打字柄头部字母的技术应运而生。改变一台打字机的键盘设置所需要的成本并不高。人们尽可以随意尝试比较各种不同的键盘标准。
 
  流行的说法在描写1888年的比赛及麦谷瑞的胜利时,往往以文学性的笔法把这次比赛形容得颇为悲壮,好像这一场比赛就决定了打字机市场的未来格局。“(双方)都被自豪感和失望感交错折磨。他们认识到,无论取胜的是哪一方,另一方都可能被排挤出这个行业!”实际上,在这一时期,打字比赛十分常见。各种打字机纷纷登场,而好几个制造商都声称自己保持了速度记录。他们使用的都不是QWERTY键盘。就在麦谷瑞那次胜利之后几个月,《纽约时报》就曾报道:“(使用另一种键盘设计的打字机)的制造者已经选择了一种令人愉快而有效的方式来证明不仅他们的机器速度快,而且广为报道的不能实现盲打的缺陷在他们的机器上也不存在。”
 
  总之,QWERTY键盘的优势地位不是网络效应的产物,而恰恰是人们追求更高效率的结果。虽然不能肯定这种键盘设计一定是最优方案,但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些没有被市场选择,最终被消费者以金钱淘汰的键盘设计更优秀。在这里,一个多次被重复的观点再一次被验证:观察者并不像他们以为的那样比当事者更聪明。
 
  对于市场中的标准问题,严谨的研究和对历史的细致考察只能证明一件事:假如一种标准是落后的,即使他最先出现,其所能确立的优势也是非常脆弱的。现实世界为更优标准提供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机会。所谓的网络效应从来没有能够阻止人们对更高效率的追求。市场中的人们有足够的激励去寻找并采用可替代的更优方案。而一种标准生存了下来,最终取得了持久优势,也不可能仅仅是因为它第一个出场。那种把成功归因于某种偶然因素——比如一次比赛的胜利、一个制造商的随意选择——的解释是十分贫乏的,而由这种贫乏的解释所得出的结论——市场总有失灵的时候,也是缺乏根据的。自由市场的拥护者要求那些断言市场会失灵的人至少提供一个现实中的例子,到目前为止,那些人还没能做到这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