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子旸的博客

为了自由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成员(www.impencil.org)。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哪有什么贵族?——评《和你在一起》  

2005-11-30 10:28:26|  分类: 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说《和你在一起》中有许多优美的音乐片段,于是,我满怀希望走进了电影院。但看完电影以后却多少有些失望。片中的音乐都是那些坊间流行的“熟名曲”。过度欣赏对任何一首名曲几乎都是致命的。用这些“熟名曲”愉悦一下耳朵是可以的,但指望着用它们来感染、打动观众,似乎可能性不大。

  说到音乐,其实这部影片最大的不足还不在于乐曲的选择,而在于演员们对音乐家形象把握的空泛。

  英国的电视制片人麦基曾经主办了一个成功的哲学家访谈节目。他在谈到创办这个节目的初衷时指出:一个人在表达自己思想的过程中有许多东西是无法言传的,如风度和举止、面部表情的变化幅度、手势、身体活动、有形的踌躇,此外还有眼睛的传神。他认为,观看比仅仅听到有才华的人谈论他们的学识会更加迷人。我想,哲学家如此,音乐家也是如此,其他那些有着丰富思想内涵的人也都会是如此。也就是说,倾听一位音乐家讲述音乐,人们会得到不同于听其他人讲述的独特感受。一个在某精神领域沉浸已久、造诣高深的人在讲述自己的事业时所具有的激情、老练、从容是他人难以效仿的,并且无疑具有着一种独特的魅力。

  因此,如果演员想表现一个这样的人物形象,要么,演员自己恰巧在这方面有着不菲的成就,因此可以对该领域内优秀人物的内在气质有所把握;要么,就是演员有着犀利的观察能力和理解能力,可以从职业演员的角度对人物的内心和外在行为形成充分的把握。如果这两个条件都不具备,他恐怕就只好使用一些空泛的、苍白的、概念化的台词和表演了。王志文和陈凯歌塑造的两个音乐家基本上就属于这种情况。

  王志文扮演的音乐家如果把钢琴一类的道具换掉,完全可以被看作是一个诗人、画家,或者干脆就是一个性格不羁的人。音乐家的感觉几乎没有。对音乐家形象把握的不力使得王志文不得不用“放荡文人”这个形象来代替,因为“放荡文人”这个颇为抽象的形象显然比具体的音乐家形象要容易把握得多,正是因为抽象,所以可以很容易地填入许多外在的、概念化的因素——不讲卫生、独身、有沉痛的感情史、不得志、为世俗所不容、内心高贵、趣味独特等等。正所谓画鬼容易画狗难。而陈凯歌扮演的余教授则更为苍白。他除了用“技术无误、感情缺乏”一类的陈词滥调评价音乐以外,甚至没有表现出任何熟悉音乐的迹象。但对其他人做出“技术无误、感情缺乏”这样的评价,这实在已成为所谓“崇高艺术家”的标准符号。其实,这样的评语与那些失败后的运动员所用的“我已尽力了”之类的托词没有区别。这一类话的惟一作用就是在你必须说话而又不知说什么好时让嘴不要闲下来。用这样的台词来表现音乐家,和仅靠一条辫子来表现清朝人可以说是同一水准。

  当然,陈凯歌设置“技术无误、感情缺乏”这个评价实际上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为后来对余教授这个形象的小小批判作一个伏笔。有论者通过这个似乎是自我指向的批判认为,这表明了陈凯歌对自己以往的“贵族”风格的一种反思和背离。应该说,这种反思和背离确实是清晰可见的,但有意思的是,实际上,在这部影片中,陈凯歌在“自我批判”的同时却悄悄地更多表现出了对自己“贵族”风格的迷恋。

  在主方向是批判的情况下,内心深处的迷恋是通过一些也许不被人意识到的细节流露出来的。虽然是细节,不过对于表现创作者的真实倾向来说,细节往往更为忠实。

  王志文扮演的教师,虽然是一个落魄、不得志的形象,出入家门都要踩着砖头越过水洼,但他住的房子却分明是一个大型四合院的厢房(还是内外两间)。门窗虽然老旧,但是可都有着富有古典风格的优美的窗棂,看来基本上都能在潘家园卖个好价钱。刘氏父子进京之后虽然只能暂处蜗居,但那蜗居同样是一个大四合院的一部分,甚至门前还有着带立柱的游廊。这些场景显然不符合大多数北京人和到北京闯荡的人的生活状态,其中的潜台词是清晰可辨的——说到底,我们还是与众不同。其他的场景也都是北京市少年宫(景山公园内)和段祺瑞执政府一类的地方。前者的金碧辉煌、飞檐斗拱和后者的高大浑厚、气势雄伟当然无法使人把它们与平凡普通、社会大众联系在一起。如果再加上余教授的豪宅,这部影片其实几乎没怎么表现真正普通人的生活。

  在一部号称表现普通人生活的电影中选择这样的外景,只能表达出创作者不愿意混同于平凡世界的强烈倾向。当然,这种选择也许不是故意的,但越不是故意的,越说明创作者这种倾向的内在和顽强。

  陈凯歌也许现在愿意采取一种较低的姿态俯身向下,但看来仅仅是俯身而已。他可不愿意真正矮下去。

  问题在于,这种坚持真是在坚持“贵族”风格吗?在中国,自称贵族或乐于被人称为贵族的人正越来越多。

  但是,让我们面对现实罢。

  这片土地上何来贵族?一地鸡毛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