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子旸的博客

为了自由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成员(www.impencil.org)。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与台湾问题类似的两个历史先例  

2005-11-30 10:02:26|  分类: 为自由争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许多人都承认了解历史可以有助于更准确地把握现在,但是一遇到具体问题,人们便往往会忘记这一点。他们高估自己所遇到的问题的特殊性,以为这样特殊的问题不会从历史中得到什么教益,以为需要自己拿出前人不具备的智慧解决问题。

  但是,人们判断错误的可能性非常之大,而真正遇到特殊问题的可能性非常之小。我们最好还是多看看历史,努力从前人那里学些什么,而不是充满激情地去“创造历史”。毕竟大家的智力水平都差不多,了解前人可以使我们多些实际的经验,这种经验很可能是前人用高昂的代价换来的。

  就拿台湾问题来说,历史上类似的先例,信手就可以举来两个。

  一、英国和她的北美殖民地,也就是美国之间的关系。二、法国和阿尔及利亚之间的关系。

  在梅尔·吉布森主演的《爱国者》影片中,英军的司令官在制止他的下属滥杀无辜时说过这样一番话:殖民地的人民是我们的兄弟,战后我们还要重修旧好。

  我相信,这位司令官的态度在当时的英国军队中有相当的代表性。

  实际上,英国在北美的战争是半心半意的。当时的英国,无论是在经济实力、人口总数、军事实力等方面对美国都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如果英国倾力攻击,北美殖民地的独立是遥遥无期的,甚至是不可能的。但英国没有这样做。我认为,这是英国丰富政治智慧的体现之一。

  结果是什么呢?英美虽然是完全独立的两个国家,但所有人都会看到,这两个国家之间的那种特殊关系似乎超越了所有的具体利益计算,没有了瓦解的可能。即使不考虑经济上的互利,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危急关头,正是这种特殊关系保证了英国的生存。

  假如当时英国全力攻击北美殖民地,最终战胜,北美将继续是一块英国旗下的殖民地,人民因为惨败而变得消沉,现在的北美也许会是另一个拉丁美洲。

  或者北美人民会不断反抗。那么英国在初期的胜利以后,很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不支,最终被北美人民用长期艰苦的、牺牲巨大的战争赶回三岛。可以想象,那时,英美之间的关系将会势同水火。甚至美国的国语会是德语,当时德裔新教移民的势力也是很大的。那么,当后来世界大战爆发时,英国还有存活的希望吗?那时,被德国占领的英国会想象到他们今日的优势吗?

  可能英国人在北美独立以后就明白了这个道理。那以后,面对其庞大殖民帝国的分崩离析,英国人虽然失落,但保持了镇静和理智,维持了和平。历史表明,英国人选择了最好的方案。几乎所有的前殖民地都和英国保持了和睦的关系。而英国也在后殖民世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比起英国人在政治上的成熟和富有智慧,法国人就要差多了。但我们中国人并不难理解法国人。毕竟阿尔及利亚成为法兰西帝国的一部分已有一百多年,阿尔及利亚人已获得了法国国民身份(比公民身份还差一点,但肯定比现在的中国外地民工身份高)。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经营,法国人确实很难接受这样一块与法国几乎同样大的领土分割出去。再说,还有那么多“黑脚”(指出生在北非的法国白种人)。

  于是,法国选择了战争。我相信,战争初期的法国也不乏激动的愤青和口出狂言的军人。但仅凭语言是无法取得战争胜利的,更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即使法语是那样的优美也无济于事。法国最终不得不放弃了阿尔及利亚。法国得到了什么?国内政治局势因为阵营分裂而导致的创伤和阿尔及利亚的彻底敌对。我不知道法国用了多长时间治疗国内的创伤,但与阿尔及利亚的关系是无可挽救了。

  法国人在越南也是这样干的。结果,越南人现在似乎把法国人彻底忘了。

  我们是希望像英国人那样富有政治智慧,还是用鲜血重新学习一遍法国人的教训?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