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子旸的博客

为了自由

 
 
 

日志

 
 
关于我

铅笔经济研究社成员(www.impencil.org)。爱好研究经济学。信奉并乐于向人鼓吹纯粹的自由市场经济。

网易考拉推荐

“新北京风情”凸现  

2005-11-30 00:50:28|  分类: 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影《爱情麻辣烫》虽然没有明确指出其空间背景,但影片中的许多外景镜头分明是在北京拍摄的。所以,我更愿意将这部影片看作是对当代北京城市生活的一种描述。当然,其切入点是人们的情感世界。

  不知编导是有意还是无意,但影片中确实表现了一种我称之为“新北京风情”的内容。比如影片中的几户人家,并没有住在胡同儿、四合院中,而是无一例外地全都住在居民楼的单元房中。片中的一对年轻人在购物中心相识、在过街桥上约会。对这些环境我非常熟悉。这正是现在时的北京,也正是我的北京。我虽然不是从出生起就住在楼房里,但我有记忆生活的大部分却都是在楼房中度过的。我的朋友们的家也几乎全都是在这种八十年代以来大批建造的居民住宅楼中。我们关于住宅的词汇不是胡同儿、院子、门楼儿、自建小厨房,而是居室、卫生间、电梯和阳台。我们关于城市的词汇不是牌楼、人力车、茶馆儿,而是过街桥、出租车和环线公路。当然,我曾在北京尚存的胡同儿中穿行,也在匆匆路过时瞥见过四合院中人们拥挤的房屋和狭窄的过道,以及胡同儿中安详的老人、和睦的邻居,还有那些雕有各种花纹的古旧门楼和门墩儿。也许我比外地人更熟悉这些,但是,我从没有把这些看作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当我在外地想起我的家乡时,脑子里是不会出现这些旧京风景的。众多的新北京风景装满了我的头脑,它们构成了我真正的生活。

  但是,几乎在所有讲述北京的故事中,特别是那些自认属于正宗“京味儿”并因之而自得的故事中,北京就意味着胡同儿、四合院、豆汁儿、人力车、牌楼和小贩们唱戏一样的叫卖声。当然,还有京剧。大家都愿意相信,这才是真正的北京,这才是有文化、有意义的的北京。北京就应该是这样。当我看到和听到这些故事时,总是很惭愧于自己真是个“假北京人”。虽然外地人指出我的语言中北京口音很明显,但我从不吃豆汁儿、卤煮火烧,更没坐过人力车。除去故宫、王府那样的大四合院,我甚至没有进过真正的四合院。我听到的小贩吆喝声毫无韵味儿。虽然曾经见过牌楼,但在博物馆中我也见过半坡人的房子。我觉得这二者都和我的实际生活同样没什么关系。

  可外地人总说我是个典型的北京人。这不仅是指语言。我也的确在自己和我的北京朋友中发现了一些与外地人不同的、我们所共有的特征。我不能很清楚地说明这些特征,但它们的存在使我感到自己是一个“真北京人”。在比较了现实和一些诸如老舍等作家描写的旧京风情之后,我也发现了一些北京人一脉相承的内在特征。虽然外在的物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在穿皮夹克、骑自行车的今人和穿长袍、坐人力车的过去人之间并不难发现共同点。虽然不同的人对之有不同的描述,但共同点肯定是存在的,而且是可以被感觉到的。在彼此不同的外表之下藏有同一的精神内核。因此,我认为,似乎并不能说住在胡同儿里的人就比住在楼房里的人更“北京”。更不应认定前者就更有资格代表北京,而后者则只有旁观的份儿。退一步说,即使外在物质的变化确已使精神内核发生了变化,那又怎样呢?难道对之视而不见就可以掩盖变化吗?或者是人们认为变化以后的现实实在糟糕,以至于我们除了回忆过去之外便无事可做?

  当意识到这些以后,我便不禁逐渐对所谓的“京味儿”及其津津乐道者产生疑惑。人们热衷于过去的事物,这无可厚非,也并不稀奇。但因此就无视现实并自认是唯一的正宗,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在看完了话剧《古玩》之后,我对所谓的“京味儿”已是十分厌倦了。它已日益成为一种固定乃至僵化的模式,就像一个随时等待着人去模仿的石膏像。我想知道,所谓“老北京”究竟在北京历史上存在了多长时间,值得人们如此地抓住不放。更难以容忍的是,当代“京味儿”作品的创作者们并不肯认真理解历史,他们满足于仅仅从外表上模仿历史。即使需要强调旧北京特色,是否穿上长袍马褂、住进四合院就可以了?丧失了历史的本质精神内核,却顽固地保留一个也并不那么地道的外壳,难道这能给人以历史感吗?恐怕人们感到的只能是不伦不类。

  外在的物质固然是易于感知和把握的,但也是瞬生瞬灭的。而相对固定的精神内核及其变化却并不那么易于认知。当创作者无力感知这一内核时,任何外在的模仿都于事无补。事实上,这种单纯的模仿只能使创作者更加无视身边的现实及其与历史的内在联系,并继续将丰富的历史内容表面化、简单化。

  不管人们如何痛惜、慨叹,旧京风情注定已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它作为北京代表的资格也必将越来越小。在这一历史变迁中,我们确实失去了许多珍贵的东西,而且其中许多东西原本是可以不失去的。但这并不应成为艺术家在表现北京风情时无视身边现实的理由。毕竟,我们的生活——充满了居民楼、过街桥、环线公路、出租汽车的生活——也是真实的生活,并且有待于人们在艺术中去表现,去作为北京的形象表现,并于其中发现北京的特点、揭示历史变迁的轨迹。起码,这种表现会令我们感到亲切,感到这是在“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而四合院、牌楼、人力车,不管人们怎么强调其代表“京味儿”,对于像我这样生于北京、长于北京的人来说,那是别人的生活。

  也许这一切本无须指出,新一代的创作者们会毫不犹豫地去表现他们熟悉的世界。他们才不会去考虑什么“京味儿”呢!他们的创造将使人们感受到“新北京风情”。也许,《爱情麻辣烫》就是“新北京风情”凸现和开始日益上升的标志。毕竟,现实的巨大变迁不会长期不对艺术产生影响。说不定再过上几十年,人们又要刻意再现今日的生活以去表现“京味儿”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